雷闯:我需要中国,中国也需要我

十年之前,应试教育让我毫无理想,毫无梦想。五年前,开始关注乙肝歧视问题,我当时终于有了理想,为普及乙肝知识,消除乙肝歧视而奋斗。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【人物小档案】

姓名:雷闯     年龄:25岁       家庭:未婚

籍贯:重庆忠县   现居住地:上海    职业:上海交通大学化学工程研究生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问:简单说说你这10年的经历和故事,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闯:10年之前,我才刚上高中。5年前,因为对乙肝歧视问题的关注,开始接触公益。10年后的现在,我即将硕士毕业。最大的变化是,10年前的应试教育让我没有想法,没有理想,10年后的现在,通过我和社会的接触,我终于忘掉了以前应试教育教给我的东西,我有了自己的想法,也有自己的理想.

 

问:十年前,你的理想或梦想是什么?你为之付出了哪些努力?

闯:十年之前,应试教育让我毫无理想,毫无梦想。五年前,开始关注乙肝歧视问题,我当时终于有了理想,为普及乙肝知识,消除乙肝歧视而奋斗。到今天,我已奋斗了五年时间,我还未放弃。

 

问:这十年,最让你耿耿于怀的事情是什么?最容易让你想起来的人是谁?最令你开心和悲伤的时刻是?

闯:对我而言,没有耿耿于怀的事情,一切不快的事情都将过去。

最容易想起来的人是周妈妈,她的儿子周一超在2003年考公务员,因为是乙肝携带者而被拒录,他愤而持刀刺杀两名公务员,导致一死一伤,最后周一超被处以极刑。从此,周妈妈独留于世。

当自己的想法得以实施并且成功,都会让我开心。最伤心的是,2007年自己的亲人因为是乙肝携带者,而被公司拒录。

 

问:这十年,你搬了几次家?换了几次工作?每年和自己的父母家人能见几次面?你去过最远的地方是?你对现在的个人状态(生活,工作及心态等)满意吗?

闯:十年来,一直在上学,2009年离开浙大,2013年即将硕士毕业离开上海交大。

平均每年和父母见一次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拉萨。2010年,当时我在休学做公益,顺道去了拉萨。

我对当下很满意,虽然最近一年在忙着硕士毕业,做实验,写论文,虽然这不是我最想要的,但是在闲暇之余,还会做写自己喜欢的事情,比如去游泳,写信请总理吃饭。

 

:这十年,你和互联网之间是怎样的关系?互联网有没有影响或改变你的生活?

闯:10年之前,我才15岁,那时还没有碰过电脑。上了大学,2006年才拥有了自己的一台台式电脑,2007年通过网络知道了乙肝维权的“肝胆相照”论坛,并且通过该论坛,知道了各地积极维权的乙肝“战友”,从此我开始了乙肝科普维权行动。包括现在很多朋友,都是通过网络、微博所相识。

但是,我希望网络为我所用,而不应被网络所惑。

 

问:2008年,对你意味着什么?那一年,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对你是否有什么影响?

闯:2008年是我乙肝维权初期,最悲壮的一年,那年我大四,本可保送中科院,但是中科院一直存在拒录乙肝携带者入学的现象。于是,我写信给中国科学院500多名院士,希望他们关注此事。遗憾的是,仅仅收到了4名院士的回信。

那一年,这个国家发生的事,都和我直接的相关。

那年3月,正在写加入共产党的思想汇报,因浙大一师姐因乙肝被中国移动拒录,我去中国移动门口举牌抗议,回到学校,学院老师就跟我讲“思想觉悟不高,政治敏感性不强”,不予入党。

那年5月,奥运会火炬在杭州传递,学校老师诬陷我要去抢奥运火炬,还召集我们班开班会(我没有参加),要同学们注意我的动向。火炬在杭州传递的时候,我和老师去杭州的郊区放风筝,因为奥运火炬传递,不会路过那里。

事后回顾,是我“病”了,还是老师们“病”了,还是教育“病”了。

 

问:未来十年,对于你个人和这个国家,你最想要见到的改变是?用一句话说说你对新任国家领导人的期待。

闯:未来十年,我最想见到的有两件事,第一,能请到总理吃饭,感谢党和政府为消除乙肝歧视而做的努力。第二,希望官员能公开工资。

对于新任国家领导人,我期望不高,如果能在任内把你们的工资公开,我就满意了

 

:你对“自由”“民主”两个词如何理解?你对自己及国家的“自由”“民主”状态满意吗?

闯:对于“自由”,我的理解是,我不用担心房子被强拆,不用担心在街头流浪被冻死、饿死,不用担心发微博被禁言,不用担心在街上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举牌“征人拥抱”被警察莫名带走,不用担心发短信打电话被监听。

对于“民主”,我的理解是,公民做主,纳税人做主。

我还在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公民,也希望越来越多公民的出现。

 

问:你怎么理解“爱国”这个词?你认可和反对哪些“爱国”行为?

闯:在我上本科的时候,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买第一部相机,我当时坚定不买日货,不过最后还是买了日本品牌的相机。到现在,当大家在谈国际纷争时,我更愿意关注乙肝携带者是否找工作不再被拒录,我更愿意关注我们的食品是否安全,我更愿意关注官员的工资是否可以公开。

 

问:都说贫贱不能移,如果未来十年,你有足够的能力,是否考虑移民?为什么?

闯:我不会移民,因为我需要中国,中国也需要我。现在的中国,悲观者会认为问题太多,乐观者会认为解决这些问题,有做不完的事。

 

问:你对中国反腐有信心吗?你认为官员财产公开何时能实现?它能否有效遏制腐败?

闯:有信心,但是信心不足。我认为, 官员财产真正做到公示得等30年,甚至更久。现在各地在搞官员财产公示的试点,在我看来,都是忽悠人的,因为连官员的工资都没有公开,何谈财产公示。

 

问:你认为目前中国有哪些制度是不合理需要修正的?(劳教;计生;户籍;选举等)这些制度是否影响了你?

闯:都需要修正,甚至是废除。因为这些不合理的制度,迟早会影响你,且影响你周围的每一个人,包括是体制内的人。

 

问:请用一句话描述你心目中的中国梦。

闯:有尊严地生活在中国。

张晶:我不会一遇到小事就哭了

最想感谢这三年八个半月里,帮助过我的网友们。因为他们的鼓励和支持,我才能坚持到今天。如果没有他们的话,我早就崩溃了。他们改变了我,改变了我们一家。

肉唐僧:最想看到中国实现民主宪政

未来十年、未来一百年、未来不论多长时间,我个人的目标都是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。

天涯社区媒体部 诚意出品

总策划:梁树新  监制:伊文  统筹:朱璇儿  执行:割腕少年 Timon 木小亦 王怡芳  美工:曾涛